段子园

第一章 和那个不能惹的男人相遇

顾家小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段子园duanziyuan.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女人身子枯瘦,双手尽是血污,身子被人狠狠地摁在了地上。

“当年的最佳新人律师,现在也不过是一坨烂泥而已。”冰冷而刻薄的声音,响起在了凌依然的头顶。

她拼了命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娇媚的脸,谁能想到,影视圈里的当红明星,在别人眼中犹如清纯白莲一般的女人,却是这般的毒辣。

“郝以梦,为什么?”她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害死了我姐姐,还有脸问为什么?”郝以梦冷笑着道,唇角泛着刺骨的冷意,眼神阴毒至极。

“不是我……我是冤枉的!”她艰涩的说着,不断的摇着头,努力地想要伸直身子,那双黑眸,死死的望着站在郝以梦身边的男人。

那是……她曾经的男朋友!当年曾经说过会保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

曾经,她的手指不小心被针扎一下,他都要心疼上半天,但是现在,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这样折磨。

“子……子期……”她几乎是用着全部的喊着对方,“求求你……相信我……”

他依然和以前一样,一身的西装革履,只是那双墨色的眸子,望着她的时候,却只剩下了阴霾和冷漠。

“子期,你不会是想要同情这个女人吧,她可是害死了我姐姐的杀人犯!我这么做,只是要让我姐姐瞑目。”

郝以梦亲昵的挽着男人的胳膊,那阴狠的表情在面对着男人的时候,又变成了一种惹人怜惜的楚楚动人。

“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没必要同情。”萧子期温柔的抚了抚郝以梦那一头精心保养的秀发,“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

凌依然猛地瞪大了眼睛!

自作自受?!

呵!

这个曾经把她捧在掌心中的男人,如今对她,却只有一句自作自受而已。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她猛地挣开了按着她身子的人,挣扎着往前爬,努力的想要去靠近男人。

“子期,我不知道那场车祸……是怎么回事,我那天真的没有醉酒驾驶,是郝梅语的车子……朝着我撞来……”

啪!

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她的手背上,那是彻骨的痛。

可是这些,都及不上凌依然此刻心中的那份剧痛。

她艰难的仰起头,看着用皮鞋踩着她左手的萧子期,怎么也无法置信,他会绝到这种程度。

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就像是被沙子碾过似的,“你有爱过我吗?”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找了你当我女朋友。”萧子期用着无比冰冷的声音说着。

“子期,把她这双手废了吧,就是她这双手开着车,撞死了我姐姐的。”郝以梦的声音响了起来。

下一刻,她听到了他说了一声“好!”

————

“啊!”凌依然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刚才她又梦到了当年牢里发生的事情。

她低头看着自己已经长满了茧子的手,三年的牢狱之灾,让她的手再也不像当年那样细腻柔滑。

虽然十根手指的指甲已经长出来了,但是她的手,却还是被伤到了。

当年手指骨头被折断,只是靠着骨头的自愈才算是没有彻底废了,但是手指关节看上去却有些扭曲,而且很多精细的动作,她也没办法很好的去完成。

每逢天寒、湿冷的时候,手指更会疼痛。

有时候痛得厉害了,会恨不得要把手剁下来,以摆脱这份疼痛。

当年一场车祸,她被控醉酒驾驶,撞死了郝梅语,郝梅语除了是郝家的大小姐之外,更是在深城一手遮天的易瑾离的未婚妻。

这之后,她众叛亲离,被赶出家门,最后被判入狱三年。

站起身,凌依然拿起了一旁搁着的清扫工具。

她的身上穿着一身环卫工人的荧光色工作服,清秀的脸蛋因为天气冷双颊有些微红,一双杏眸下,是秀气的鼻子和浅粉色的唇瓣,长发简单的扎成着马尾。

如果只看她这张脸的话,会让人觉得就像是刚出校园的大学生似的。只是她的眼神,却并没有年轻人的那份朝气,反显得有些暮气沉沉。

今天她上夜班,刚才在环卫所里小憩,差点就错过了上班时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1990怒火旗兵这当然是娱乐官路高升笔记医道狂尊伐夜使绝世小保安真诚系男神:资本大鳄成长记美食定制商我的极品美女老婆鉴宝逆袭:透视无敌手医王出狱,重囚犯集体送行上山躺平三年,医武天下第一我没想做演员开局系统加身无垠大牧场昨夜长歌偏执霸总的罪妻神级插班生姐姐别乱来,我真不是傻子了明星组队求生,开局被女神们倒追告白嫌我死肥宅,怪物降临哭什么苦窑进修后我重生了,从赶海开启富豪之路四合院杀疯了,你问我眼睛干不干我老娘是武则天团宠:暴君父皇靠读我心声治天下职场沉浮录国民神医放开那个欧巴都市小保安都市风云重生火红年代,我会出手全能战神到都市至尊保安超品兵王在都市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重生,老婆孩子都活着真好售楼小姐那些不能说的秘密命运之梦做局浪飞:我是扶弟魔们的弟弟